首页 > 航空资讯 > 正文

清明忆院士:喀拉昆仑之鹰

2020-05-24 03:25:45 

讯:1990年11月21日清晨。历经三年多的艰辛,中国与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新型教练机K8,将在这一天进行首飞,向世人亮相。

上午9时48分,当原航空航天部部长林宗棠下达放飞的命令,只见早已整装待发的K8飞机001号,猛地发出了一阵轰鸣,腾身而起,扶摇直上。经过18分钟的飞行,完成了全部动作的K8平稳降落,并徐徐滑行到副跑道上,人们欢呼雀跃,相互祝贺,掌声、笑声、欢呼声响彻会场。

在K8教练机成功首飞的背后,它的研制历程是极其艰难曲折的。夜晚,洪都生活区里20世纪50年代建造的住宅楼在橘黄色路灯的映照下显得更加沧桑,从办公室到家的这段路上,石屏总是看着自己移动的影子,思考第二天要做些什么,非常投入,常常走到了家自己都没察觉,然而,他这一走就是几十年……

1986年的8月,石屏接到通知,他将随中航技副董事长赵光琛、原三机部军机局高慧贤、洪都副厂长贺福康等领导组团到巴基斯坦商谈新一代教练机合作研制事宜。此前的一年多里,新一代教练机研制逐渐进入低潮期,根本没有人料想会有巴基斯坦之行。由于通知来得太突然,洪都来不及准备详细的汇报材料。出发前,石屏结合自己的思路,草拟了一个技术方案,作为汇报提示用。三天后的下午,石屏走进了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住所。第一天,石屏向巴方详细介绍了飞机的方案,当天傍晚,巴方便通知,第二天召开国防部听证会,汇报中巴合作生产K8研制事项。中方考察团此前并不知道有参加听证会这项议程,这让考察团出乎意料。

参加听证会,这意味着中巴合作事宜大有希望,这让大家很兴奋。但同时,也让大家犯了愁,没有正式的汇报材料。石屏手上拿的那份技术方案,只是用来技术探讨用,而听证会上要汇报的材料主题是中巴合作研制生产K8项目,这两份材料的内容区别是很大的。在这种情况下,考察团讨论决定,迅速拟定一份全新的材料,团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石屏。

就在巴基斯坦召开K8飞机国防部听证会前夕,石屏连夜开始了紧张的工作。这一夜,他忘记了疲劳和饥饿,忘我地投入工作中。报告从世界教练机的发展状况到巴基斯坦空军对新一代教练机的实际需求,从世界新一代教练机的基本特点到中国新一代教练机的设计思路,从性能特点到国际竞争能力,从合作研制计划到潜在市场的分析等,进行了全面地阐述,通篇博采众长,旁征博引。当报告完成,石屏站在窗前思索着,眺望着远方……

远方,远到中巴交界的地方,横亘着中亚细亚大山脉。这里终年积雪不化,似一排玉柱立地擎天。这里就是突厥语族中“黑石”或“黑山”的音译——“喀喇昆仑”。因此,新一代教练机取名为“K8”,意为“喀喇昆仑之鹰”。

历经磨难,步履维艰的新一代教练机,终于开始迈出实质性的步伐。1986年8月,成为K8飞机立项研制、面向国外市场的转折点。1986年10月,石屏被任命为K8飞机总设计师。52岁的石屏,踏出了K8事业的第一步。

蜚声中外的K8,无疑将在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中国航空发展史上,留下厚重的一页,在这一页上也将镌刻着一个普通而又光荣的名字——石屏。这是一种荣誉,也是国家和人民给辛勤耕耘者的回报。2003年,经过严格的评定和筛选,石屏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成为我国至今为止教练机领域内唯一的一位院士。

在鲜花、掌声向他涌来时,石屏谦虚地说:“飞机设计是项系统工程,作为总设计师,我只做了应该做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全公司广大科技人员,干部职工的智慧,他们付出了辛勤的劳动,离开了他们,我将一事无成,光荣属于大家。”

“疾风知劲草,路遥知马力”,石屏在半个多世纪为祖国摸、爬、滚、打的岁月里,用自己的智慧、勇气和毅力让中国飞机走向了世界,为中国教练机事业快速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在平凡的积累中成就了不平凡的事业,将自己的人生推向了一个高峰。

关于巢湖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巢湖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