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罪爱陈麟叶知秋

2020-05-23 02:59:46 

陈麟 叶知秋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罪爱陈麟叶知秋小说,罪爱陈麟叶知秋。罪爱小说精选:陈麟紧抿着唇,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刚刚你对我做了什么?床单上的血又是什么?”叶知秋用力把手边的枕头往陈麟身上扔去,“那会你还用小刀划破手指,在床单上滴几滴血,拿去跟我妈交差!陈麟,你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叶知秋疯了一样大哭大闹,手边有什么拿起就往陈麟身上扔,直到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

《罪爱》精选:

“性无能?!”叶知秋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你究竟恶心我到什么地步,这种假话你都说得出口,宁愿诅咒自己性无能?跟我结婚你真的牺牲很大啊!那现在你怎么不装了?这种假话只有当时愚蠢无知的我才会信,那时我还以为是什么病,担心地直哭,还说一定会找人治好你,不让你死。你那时是不是在心里笑我蠢?!”

陈麟紧抿着唇,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刚刚你对我做了什么?床单上的血又是什么?”叶知秋用力把手边的枕头往陈麟身上扔去,“那会你还用小刀划破手指,在床单上滴几滴血,拿去跟我妈交差!陈麟,你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叶知秋疯了一样大哭大闹,手边有什么拿起就往陈麟身上扔,直到她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水杯。

“嘭!”

水杯直直砸向陈麟,顿时额头上裂了个口子,血流了半脸。

叶知秋顿时愣住了。

陈麟抹了把脸,把遮住眼睛的血抹掉,抱起叶知秋,去了浴室。

叶知秋被放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陈麟拿了块软毛巾,细细地给她清洗身体。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可以还给我了吗?”久久之后,叶知秋说。

“什么?”陈麟手上的动作没停。

“你说过,只要和你做了,就把叶氏还给我。”

陈麟这才抬头直视她的眼睛,“你真把自己当卖的了?”

叶知秋心里一痛,脸上却笑得灿烂至极,隐约带了些媚态,“那你就是不付钱的恩客。”

“不准你这样笑!”

“呵呵呵,那我要怎么笑?是这样吗?”叶知秋双手攀向陈麟的脖子,把他拉向自己。

“还是你觉得一次不够,要多来几次?”叶知秋伏在他耳边呵气,“我随时都没问题,只要陈总喜欢。”

“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陈麟把她的手给扯下来。

“在你抢走叶氏、在我妈死了之后。我这样不好吗?你以前说我是菟丝花,离了你和妈妈不能活,生活也没目标,得过且过。现在我没了你没了妈妈,也活得活得好好的,我也有目标了,要拿回叶氏,就是用了些脏的手段,不过我脏的是自己,碍不着别人。”

说话间,陈麟已经帮她清洗好,抱她回床上。

“什么时候把叶氏还给我?”在陈麟转身离开房间时,叶知秋又问他。

陈麟微微侧头,关上了房间的门。

空荡黑暗的房间里只剩下叶知秋一个,徒然无力地倒在床上。

好累,好疼。

叶知秋蜷着被子,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

和她结婚之后,陈麟在叶氏就一路高升,原本他就很有能力,现在更是叶氏总裁的女婿,最后妈妈直接把叶氏的控制权给他,让他做叶氏真正的掌权人。

后来……

叶知秋眼神一暗,种种不好的回忆一下子涌上来,挡都挡不住。

妈妈被指控商业贿赂,警察来家里抓人,直接拷上就带走,一点情面都不给。

“阿麟,妈妈是怎么回事?你快去把妈妈弄出来!”

陈麟冷冷地站在一边,对她的求助无动于衷,甚至嘴角还带着些莫名的笑意。

“阿麟?”

“我们离婚。”

陈麟扔来一份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没有任何理由,在妈妈被警察带走不到五分钟后,他说要结束这段三年的婚姻。

“为什么?”叶知秋怔怔地问。

陈麟伏低身体,一手撑在她轮椅扶手上,一手放在她膝盖上,一脸快意地说,“因为你让我恶心。每次看到你的腿,都让我恶心得想吐!”

关于巢湖百姓网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络广告
巢湖百姓网 版权所有 © 2015-2020